风雨兼程战山河,浙西有了“红旗渠”,敢叫日月换新天

来源:衢州新闻网-衢州日报 2019-09-09 14:23

铜山源水库和乌溪江引水工程(简称“乌引工程”)对每个衢州人而言都不陌生。今天的年轻一代对这两项工程的印象,多是泄洪捕鱼、消夏避暑之类轻松愉快的话题。然而,老一辈衢州人提起这两项工程,都带着悲壮、激昂的语气,因为这两项工程是在财政不宽裕、设备不先进的年代里,靠着衢州广大干部群众的吃苦耐劳和奉献精神,一锹一镐地改写了这片土地千百年受旱灾蹂躏的历史,谱写了一曲“江南红旗渠”的赞歌!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 钟睿

衢江边的村, 田地旱裂的口子能放进一只手

对衢州深情无限的“改革先锋”谢高华,曾总结说:“衢州自古两大害,一是兵灾,二是旱灾。”地处钱塘江上游的衢州初看并不缺水,但浙西的溪流多属雨源型山溪性,易涨易退。用老百姓的话说,河道底多是黄坯和红糖岩石,田地多是沙土,根本蓄不住水。而且衢州处于光热高值区,水易渗透、易挥发。因此,一代代衢州人处在“三年一小旱,五年一大旱”的苦苦挣扎中。

“江南红旗渠”——乌溪江引水工程。资料图片衢县王家公社塔底大队(今衢江区浮石街道塔底村)的林还吾出生于1958年,在他的记忆里,现在的衢北云溪乡、周家乡一带,当年极为缺水,遇上旱灾,别说农业灌溉,就连百姓喝的水都没有。新中国成立后,当地虽然修建了小型水库,但还是不管用。林还吾的外婆家在周家乡上岗头村,这个今日欣欣向荣的新农村建设样板村,当年也曾极度缺水。遇上旱灾,村民们为了喝一口救命的水,需要通宵达旦在村里的深井旁排队。可不多时,井就见了底,很快就连泥浆都被人分完。

“大旱的时候,仅短短几天,就会彻底断水,老百姓欲哭无泪,只能拖儿带女外出讨饭。”在林还吾的记忆里,他8岁那年就遇到过一次大旱,地处衢江边的塔底村,田地旱裂的口子能放进一只手……

上了年纪的当地老人都还记得,因为缺水,衢北一带农村往往只能种一季早稻,不敢奢望吃上晚稻的他们,收割完早稻后只能种些番薯、大豆等旱季作物。很多灾年,往往等不到作物成熟,就全被旱死在地里。尤其是新中国成立后,社会安定、生产力水平和医疗水平稳步提高,迎来了人口的迅速增长,衢北一带逐渐遭遇了粮食危机。

看着渠水“哗哗”流过, 大家鼓掌把手都拍麻了

1958年,各地掀起“大跃进”,发动群众治山治水,当年10月,边测量、边设计、边施工的衢县铜山源水库在杜泽动工,这也是本地兴建的首座大型水库。衢县县委从各区、各公社调集来铁匠、木匠、篾匠、桶匠、泥水匠1168人,参与到建设大军中,成为最早的技术力量。

1971年11月5日,水库大坝开始堵口,期间,衢县县委领导常住工地指挥施工,三分之一机关干部抽调上工地帮忙,驻衢各部队和社会各界组织力量,与上万民工昼夜奋战在工地上。

林还吾17岁那年,背着粮食和铺盖行囊,步行3个多小时,走进杜泽的建设工地,同去的,还有同一个大队中白发苍苍的老党员、大队干部。一路上,林还吾走得特别豪迈,因为他的父亲在1958年也去修过铜山源水库,看到很多来自常山甚至龙游溪口的大批民工,他心想:这次来了这么多人,水库肯定能建成。

风景如梦如幻的铜山源库区。资料图片云溪侯堂村的张忠宝和林还吾差不多时间参加铜山源水库建设。张忠宝的父亲当年在工地上,是负责用独轮车拉砂石的民工,年仅16岁的张忠宝心疼父亲从事重体力劳动,也跟到了工地上。在工地上,张忠宝得知造水库是为了衢北人民有水喝,想起家乡灾年的惨状,尽管自己干活不能算工分,但他也帮着父亲一起推起了独轮车,“当时我们穿着草鞋,吃的米和腌菜都从家里背出来,再到工地食堂上烧熟了吃——上万人在一起吃苦,也就不觉得苦了,就想着早点把水库造好。”

林还吾回忆,天气好的时候,工地旁的山坡上都会有一些当地老人远远眺望他们干活,后来才知道,这些饱受旱灾之苦的老人都盼望着为水库早点建成发挥作用。因为没有足够的工棚,很多施工人员就住在杜泽当地农民家中。有一次,白水公社乔王大队还来了9位老太太,为民工们送来她们亲手编制的上千双草鞋。

张忠宝记得,1978年元旦那天,铜山源东、西总干渠全线通水,衢县县委在大坝脚召开万人庆祝大会,他和沿渠的数万群众一起观看通水盛况,看着渠水“哗哗”流过,鼓掌把手都拍麻了。1979年,浇筑2.28万立方米的混凝土工程完成,正常泄洪洞竣工,从那时起,铜山源水库工程基本完工。

1986年1月6日,铜山源水库配套工程全线动工,上万民工继承前辈们的优良作风,顶着严寒奋战在工地。工程如期完工后,1992年秋,铜山源水库非常泄洪洞建成,水库防洪能力提到抵御万年一遇洪水的标准。2000年,完成扩建改造后的铜山源电站,装机容量达到5200千瓦。至此,铜山源水库不仅完成了灌溉任务,还把发电、渔业等功效进行了最大程度的发挥。

一位奋战在乌引大会战工地上的女党员。周志浩摄

用“铜山源精神”建成了“江南红旗渠”

在衢北之水尽其利,福泽周边群众之后,衢州人又把眼光投向别处,在铜山源精神的指引下,乌引工程逐步走上历史舞台。

衢州南部一带在乌引工程启动之前,也有不少水库和堰塘,但缺乏一个可串珠成链的枢纽工程,于是便有了乌引工程。该工程是利用乌溪江黄坛口水库的丰富水资源,拦江筑坝,开渠引水,为我市社会经济发展服务的又一重要水利工程。其实,乌引主要有两大工程,一是1979年建成的西干渠,从黄坛口水库开凿穿山隧道引水入渠,灌溉了衢县廿里、后溪、黄家等五个乡镇的4.6万亩农田。二是后来开工,规模和效益更大的乌溪江东干渠。1988年,衢州市政府成立乌溪江引水工程总指挥部,时任市委常委、副市长的谢高华兼任总指挥。全市上下广泛宣传,号召干部群众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积极支援和投入乌引工程建设。

参加铜山源水库修建的农民工。资料图片

参加铜山源水库修建的农民工。资料图片

1989年5月,衢县乌溪江引水工程指挥部成立,7000多名施工人员参加了横路乡平山岗的开工誓师大会。1989年12月,为解决渠首3.9公里大渠道段的重点难点施工,乌引总指挥部成了指挥部,衢县、柯城两地驻军官兵、学校师生、街道居民和机关干部轮番上工地参加施工。1990年2月13日,600多位龙游县农民,自带铺盖和工具,分乘100多台手扶拖拉机奔赴这段工地,突击劳动一周后才返回龙游。

1990年1月2日,衢州市委市政府发出《关于发动群众苦战三年,建设好乌溪江引水工程的决定》,号召全市人民自力更生、艰苦奋斗、集中财力物力,密切配合,一定要把乌引工程建好!同日,市领导、市直机关部门和衢县、龙游县、柯城区负责人140多人在乌引工程工地参加劳动并召开现场会,动员各部门全力支持工程建设。1990年3月6日,驻衢空军部队首长率450多名官兵参加乌引工程工地劳动。从1991年到1994年,柯城、龙游、衢县先后5次,组织民兵10多万人参加“乌引工程”全线通水大会战。

1994年8月,我市境内总干渠全线正式通水。1996年12月,乌引工程收尾工程全部结束。乌引工程总干渠长达82.7公里,横跨衢州、金华两市的五个县(市、区),在衢州境内全长53公里,灌溉面积4.56万亩,配套建有9条支渠工程,不仅极大改善了农林业缺水的历史难题,还为沈家经济开发区及后来的绿色产业集聚区提供了宝贵的工业用水。

本文参考资料:《衢县志》《衢州市志》《衢州改革开放纪事》《衢州水利志》《衢州军事志》

[责任编辑:吴建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