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辣的豆豉,家乡的味道

来源:衢州晚报 2019-03-15 09:40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 吕涵 报道组 郑曦 通讯员 张盛

  一口豆豉 满嘴鲜香

  “豆豉虽以蔬菜、果皮为原料,但经过精心制作后,口感和嚼劲丝毫不输肉制品。”得知记者来意,翁海忠拿出好几样豆豉,一字排开,记者细看,南瓜的、香柚的、混合的,辣的、不辣的各式口味应有尽有。

  晒豆豉 龙游县文化和广电旅游体育局供图

  记者拿起一块混合口味的放进嘴里,慢慢咀嚼,甜味、辣味、咸味、鲜味一起涌入口腔,鲜味、辣味最重,险些流眼泪。“北乡人特别爱吃辣,无辣不欢,我们这里的豆豉格外鲜辣。”翁海忠笑着递上一杯白开水。

  豆豉产品 记者吕涵摄

  相传乾隆皇帝下江南,路过龙游北乡,偶然在一户农家桌上发现一盘黑乎乎的东西,这家农妇热情邀请其品尝,盛情难却,乾隆拿起一小块品尝,顷刻,大呼“美哉”。这食物便是豆豉。这段传说,当地人津津乐道。

  “每到七八月份,家家户户都要做上几斤豆豉。”翁海忠告诉记者,天气晴朗时,道路边、阳台上随处可见的竹匾里, 晒着各式豆豉,这也是他从小到大最喜欢的画面之一。

  豆豉外观与牛肉干、猪肉脯相似。龙游县文化和广电旅游体育局供图

  “早年大家把豆豉当小菜吃,番薯稀饭配辣豆豉,是一道美味早餐。储存得当,能吃上大半年。”翁海忠感慨,小时候,物资匮乏,一点豆豉就是童年最美味的零食了,大人们往往把晒好的豆豉藏起来,留着慢慢吃。要不然,馋嘴的孩子们很快就会偷吃完。

  豆豉外观与牛肉干、猪肉脯相似。龙游县文化和广电旅游体育局供图 记者 吕涵 摄

  说到此处,翁海忠忍俊不禁,讲起一段趣事。“我小时候为翻找豆豉曾多次和家人斗智斗勇。有一回,母亲将做好的豆豉藏于罐中,放在墙角,并且在上面堆了不少木柴,但最终还是被我找到了。”翁海忠说,自己一直喜爱吃豆豉,与年少时找豆豉的乐趣密不可分。

  3月8日,记者在龙游县横山镇采访时,听闻一桩趣事。横山镇人翁海忠绰号“泡皮酱”,名气之大,甚至盖过本名。

  “这全因他从事豆豉加工30多年,在我们龙游北乡称豆豉为‘泡皮酱’。”镇干部笑着解释。

  在衢州地区,豆豉不是以黄豆发酵而成的调味品豆豉酱,而是以南瓜干、香泡皮、糯米粉等原料制成,外观类似牛肉干、猪肉脯的一种休闲食品。

  翁海忠爱吃豆豉,为留住乡愁,成就一番事业,在当地被传为美谈。

  恰逢“泡皮酱”当日在家,吃过午饭,记者前往拜访。

  留住乡愁 做出产业

  豆豉味虽美,却因季节、天气影响而不能常有。大家日子越过越好,愿意花精力做豆豉的人也越来越少。

  “下一辈很可能就品尝不到这种美食了,我应该做点什么?”1996年,翁海忠在横山老街开起豆豉加工厂,打算将这道美味传承下去。

  一口豆豉,满嘴鲜香。龙游县文化和广电旅游体育局供图

  他从附近农户那儿收购优质南瓜干、糯米等原料,“挑选南瓜干有讲究,太白的南瓜干甜度不足,打卷的南瓜干容易积泥沙,我会选择金黄而平整的南瓜干。”翁海忠强调,为保证豆豉口感,一般情况下辣椒酱都是自家精心腌制的,味道容易把握。他还认真钻研祖祖辈辈传承下来的豆豉制作方法,不断改善配方和生产工艺。

  2000年,翁海忠固定了豆豉生产独门配方,随后注册“北乡豆豉”商标,后改为“老朋友”商标。

  “豆豉可不就是我们这一代人的老朋友吗?我也希望它成为下一代人的老朋友。”翁海忠说,销售豆豉这些年来,有两件事令他最难忘。

  一位小南海镇的顾客,连续五年到翁海忠处购买上百斤豆豉,寄往新疆,邮费和买豆豉的费用相差无几,抵达目的地将近一个月。翁海忠忍不住询问缘由,原来这位客人是寄给在新疆工作的哥哥一家。“其实最主要的不是吃,我哥哥说,就是光看着这个东西,心里也很舒服。”顾客的一席话深深触动了翁海忠。

  另一位顾客是北京理工大学的老教授,他和妻子都是龙游北乡人,偶然吃到亲戚寄给他们的豆豉,要来联系方式,专门给翁海忠写信,“每每想起品尝家乡豆豉又辣又爽又有嚼劲的味道,都会勾起我们这些长期在外学习、工作、生活的游子们的思乡之情……一口豆豉就是家乡的味道、妈妈的味道。”老人家情深意切,鼓励翁海忠将豆豉一直做下去。

  一晃30多年过去,从纯手工制作到引进机器设备辅助生产,从“夫妻店”到聘请了十多名员工,从乡邻口口相传到县内外超市销售,翁海忠的“好朋友”豆豉已经成了龙游县有口皆碑的豆豉品牌。

[责任编辑:吴红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