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春湖:一路风光不负侬 愿君亦不负好风光

来源:衢州晚报 2019-05-10 10:54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 吕涵 文/摄 报道组 江玥

“杜鹃花发映山红。韶光觉正浓。”五月,绿春湖上杜鹃花盛放,记者垂涎已久,精心挑选后,5月7日从衢江方向上山。

绿春湖,又名绿葱湖,六春湖,海拔1390.5米,周围峰峦叠嶂。桃源尖——绿春湖处于龙游、遂昌、衢江交界处,是一条由南向北的山脉,成片的杜鹃花分布在山脊两侧,连绵十余公里。

“这几天,花开得正盛,天也蓝的透亮,拍照保准好看。”临近中午,记者抵达衢江区大洲镇石屏村,村支委项雪祥乐呵呵相迎。项雪祥膝盖有旧伤,专门叫来村中小伙陈奕陪记者上山。

“不如咱们先吃点东西,听些故事,项雪祥可有一肚子关于绿春湖的传说。”陈奕建议,记者欣然同意。

津津有味的传说

“绿春湖因何得名呢?这是因为从前山上有湖,终年有绿。”项雪祥娓娓道来,“绿春湖山顶是一片草甸,从前有六处湖,现在叫高山湿地。衢江这侧有一个主湖,两个子湖,龙游那侧有三个子湖。湖边还长有平地上常见的大柳树,我前些年还去看过,现在有一人环抱那么粗。”

花盛开处,游人渐稠。

“高山上怎么会长柳树呢?”陈奕不禁发问,“没人能解释清楚,相传绿春湖上有老龙王庇护。”一根烟毕,项雪祥又点燃一根,故事也越讲越玄。

上世纪60年代,来绿春湖求雨的人络绎不绝。大旱时,人们定个吉日,抬着泥塑龙王,徒步爬上绿春湖,献上贡品,然后再取一瓶水,意味着将雨水从绿春湖带到求雨人的村庄。以前附近村里都有一支龙灯队,在三方交界舞一舞,寓意“风调雨顺”。

“现在还有这种求雨的仪式吗?”记者也提出一个问题,“没有了,现在科技发达了,各地修起了水库,许多年没出现过大旱。不过,也有人传,有一年,龙王因求雨人不敬,性情大变,要将这里变成海,当地人连忙请道士将龙王困住了。从此,再没人敢来求雨。”项雪祥的故事讲完了,陈奕和记者仍沉浸其中。

“这些传说,都是老一辈传下来的,很少有年轻人愿意询问,你们感兴趣,我心里挺高兴,赶快去山上瞧花吧。”作别项雪祥,陈奕打算带记者从一条少有人知晓的路线上山。

两代人眷恋一座山

“这条路从渔仓自然村茅山坑出发,开一段车再爬山,徒步到达桃源尖只需要半个小时,当然,我也存了私心,半山腰会路过我家的家庭农场。”“90”后小伙陈奕朴实直白。

果然,车子行至半山腰,林地套种中药材处,记者见到正在山间劳作的陈奕父亲陈水勤,稍作休憩。

路上常常遇见正在拍照的游客

18年前,陈水勤承包绿春湖半山腰1300亩土地,植树造林,村里人笑话他是“傻子”。“你们外地人偏爱绿春湖的杜鹃花,而我们本地人珍视山上的一草一木。”陈水勤说,早年闹饥荒,村里人在绿春湖上砍树造田,种植玉米,这才活命,却留下了荒山。陈水勤在外创业赚到钱后,回乡包山补绿,算是了却多年夙愿。

陈奕从家中取了两支登山杖,我们开始了徒步。山路初始崎岖,怪石嶙峋,古树参天,日光渗漏,洒下一地光斑。

“绿春湖一直是我在外推介家乡时的骄傲。”在父亲言传身教下,陈奕对这片山也渐生依恋,回到山野间创业是他主动为之。“时光荏苒,二十年过去,小树长出树林,父亲亲手栽下的树为如今套种中药材提供了绝佳的生长环境。”陈奕觉得,冥冥之中上苍自有眷顾。

“去年,我和妻子专门在绿春湖上拍了一组婚纱照。”路上,陈奕还给记者看了照片,蓝天下、花海中,一对亲密爱人记录下幸福时刻。

愿君不负好风光

忽而,杂草间,树丛里,一抹抹艳红出没,是杜鹃花无疑,见记者停下拍照,陈奕笑着提醒,前方桃源尖还有“高能”。

山顶垃圾大煞风景

果然,没多久,便抵达一大片草甸,游人渐稠。这里地界空旷,风吹草低,天空清朗,一簇簇杜鹃恣意盛放,红的像火,热情奔放,灼灼燃烧着……游客或安静坐着吹风,或拍照留念,还有人唱起歌谣。

“这个‘五一’节忙坏了,2日那天至少有一万人前来。不过这几年,游客越来越多,花却越来越少。”在桃源尖搭起帐篷的小贩是本地村民,得知记者来意,她主动攀谈起来。

在蓝天映衬下,花儿越发娇艳。

正聊着,一位黑衣女子随意折断几条花枝,编织成花环,戴在头上,在她背后,就是一块“文明观花”的公益牌……“一株杜鹃需要十年时间才能长30厘米,你不能这样轻易破坏。”陈奕先是听见了记者与小贩的对话,又看见摘花一幕,上前理论。

“部分不文明的游客给绿春湖带来的伤害是实实在在的,虽说社会各界陆续组织志愿者捡垃圾,劝阻游客,成效仍有限。”下山时,陈奕再次撞见几位游客采挖山里的黄精,语气中流露出些许伤感。

“人为破坏和疏于管理是罪魁祸首。”当天,记者在朋友圈发图感喟花儿越来越少,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朋友留言,一路风光不负侬,愿君亦不负好风光。

山顶草甸地界空旷,风吹草低,天空清朗

[责任编辑:吴建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