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砖刀改变人生

来源:衢州晚报 2017-10-17 09:22

  记者 郑理致

  左手轻轻掂起一块瓷砖,右手的砖刀熟练地从泥桶里挑起一团捣好的水泥浆,“笃”地一声朝瓷砖背面一倒,抹平,往墙面上一扣,再用身边的小木锤轻轻地敲打几下,一块瓷砖就服服帖帖地粘在墙面上。整个动作一气呵成,给人以一种劳动者的美感。

  这是记者10月13日在西区春江月小区一套正在装修房子的工地看到的一幕,正在贴瓷砖的师傅名叫梁春。

  自作主张辍学学艺

  泥工师傅梁春是衢江区杜泽镇人,今年已经55岁了。从第一天拿起砖刀算起,梁春做泥工这一行已经37年了。

  梁师傅家是典型的农民家庭,一应开支零用,都靠外出打工。梁春是家里的老大,从小懂事的他觉得肩上的责任很重,很想为父亲分担养家糊口的重担。看着身边许多乡邻靠着外出打工赚到钱,高中读了一年之后,梁春决意辍学打工。

  打工也得有门道。当时,随着农村经济的发展,乡下造新房的人越来越多,泥工很是吃香。加上政府对农村集镇的基础设施建设越来越重视,公园在造,马路也在修,建筑行业日益红火,所以梁春决定:拜师学艺当泥工。那一年,梁春尚未满18岁。

  勤学苦练提早出师

  “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出个样子。”从拿起砖刀那天开始,梁春就不断地告诫、勉励自己:这条路是自己决定走的,一定要走出个样子,不能让人笑话。

  每天,梁春比师傅早一个小时起床,仔仔细细地做好开工的准备工作,每一件工具都拾掇得井然有序。做起活来,他像个拼命三郎,再苦再累,从不叫唤。

  光靠吃得起苦还不够,“手艺要学精,每天得用心。”梁春的师傅手艺也是一等一的,每天干活时,梁春十分注意观察师傅在什么场合用什么成分搅拌的砂浆,什么场合所用砂灰量有些什么变化,甚至师傅掂砖、拿砖刀的手法他也看得十分认真。

  “那时候我就像着了魔,除了睡觉,手里常常拿把砖刀耍着。”不管是太阳的炙烤,还是寒风的凛冽,抑或是一天十几个小时的劳作,这些都成了梁春磨砺自己手艺的机会。每天回到家,全身上下似乎穿了副汗水和着泥灰做成的盔甲。

  因为坚持不懈的勤学苦练,梁春几个月就学会了砌墙,2年之后,差不多已经能够独当一面。期间,梁春还学会了阅读施工图纸,按图作业。

  一把砖刀耍出名堂

  学成一手好手艺之后,梁师傅和他所在的泥工师傅团队接到的单子越来越多。也因为干活认真负责,梁春还被一位东家看上,这位东家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他。虽然那时候梁师傅才21岁,但他已下定决心,这辈子就靠一把砖刀改变自己的人生,创造美好的生活。

  30岁的时候,梁春开始“单飞”。他筹资购买了搅拌机、施工模板等一套泥工机具,并找了些年轻人一起成立了一个小型施工队,在当地承接一些小工程做。由于诚信经营,生意火爆,生活越来越好。1990年,他用自己多年的积蓄,建起了一栋像模像样的新房。

  2000年之后,衢州城里的装修公司开了一家又一家,因为手艺好,城里不少知名的装修公司向他抛来了橄榄枝,他把业务重心转移到了城市,收入也水涨船高。

  2015年,梁春在西区月亮湾买了套三室两厅的公寓。“现在也算是小有成就了。”谈起自己的奋斗经历,梁春颇为感慨地说,从一个赤手空拳的乡下孩子,经过几十年打拼,在城里买了房安了家,还把自己的两个孩子送进了大学,他满足了。

  想把手艺传承下去

  让梁春有点遗憾的是,愿意学泥工手艺的年轻人似乎越来越少了。“收入是不错,关键是做得苦。”梁春笑着说。

  “像我这样年纪的人,吃苦是不怕的,只要有钱赚。十多年前的时候,泥工、木工、油漆工等工种,工钱都是60块钱一天。但现在油漆工、木工要260一天,我们泥工基本上会达到400一天。这样丰厚的收入,只要干得动,我还会干下去。”梁春说,不只是为了赚钱,他还想把手上的这把砖刀传下去。

  不论社会怎么发展,泥工总归是少不了的,所以他很想多带一些徒弟。为此,他听说有年轻人想学泥水,就有意收下他们当徒弟。不管他到哪里干活,总会把徒弟们带在身边,希望他们早点有出息。“现在泥工是供不应求,年轻泥水师傅在装饰团队里更是稀缺资源。所以年轻人只要不怕吃苦,有了这门手艺,不愁过不上好日子。”梁春说。眼下,正是家居装修的黄金时节,记者真心希望梁春师傅的愿望能早日实现,在他身边多一些年轻泥工师傅的身影。

[责任编辑:陈昶蕊]    

扫二维码分享到手机

衢州新闻网微信公众号

衢州新闻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