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洲馄饨,沉淀着往事的味道

来源:衢州晚报 2019-05-31 10:02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 吕涵 文/摄 通讯员 金一媚 李燕芬

5月29日一早,记者到衢江区大洲镇采访,不巧采访对象临时有事,“实在抱歉,下次再约。你也不要白来,不如到老街上去吃一碗馄饨。”致歉之余,对方诚心推荐。

记者欣然接受,拐进那又长又窄的老街深巷,行人渐少,时光渐慢,只有吃过早饭的老人们在门前闲聊。一家馄饨店前,一位老妇安静地坐在桌前,只见她将薄薄的面皮摊在手上,一只手用木棍挑起馅料放入,手掌一捏,一只馄饨就包好了。她的身旁,一位站立的年轻人重复着同样的动作,丝毫不逊色。偶尔,他俯身和老妇人讲几句话,老人的笑容绽放在老街的清晨里,显得异常明媚。

“婆婆,来一碗馄饨,多加榨菜。”记者忍不住停下脚步,坐在小店一角,暗自思忖,这家馄饨的味道大概是有故事的。

一碗馄饨年少时的深深牵挂

“儿子很懂事,馄饨包得比我还好,我这家店以后可以放心交给他。”老人名叫李水花,今年67岁,这家小店已经在老街上开了30年。她的儿子留益飞,今年39岁,在城里有份工作,空闲时间常回家帮母亲包馄饨。

“早些年,老街是镇上最热闹的地方,路两边开早餐店的很多,稀饭、馄饨、包子、鸡蛋饼都有,那会儿,还没有人专门做馄饨。”李水花记得,儿子留益飞惟独与小馄饨结下不解之缘。

“我们家的早餐店挨着一家小工厂,每天,下了晚班的工人们习惯来店里吃一碗馄饨。那时候,他还在上小学呢。”李水花说,每晚,她都早早嘱咐儿子回屋睡觉。可儿子胆小,不敢一个人在里屋,没过多久就跑回店里来。

“他见我们辛苦,便主动打馄饨皮,小人能有多少力气呢,往往馄饨皮还没打好,自己便打瞌睡了。”李水花掩面而笑,眼里却闪着泪光。

“我小学五年级时,馄饨皮已经打得像模像样了。”留益飞见母亲讲起往事,忍不住为自己辩解,“其实,我每晚帮忙,也是有私心的,总是希望老妈能给我也下一碗馄饨吃吃。”留益飞说,当时三四角钱一碗的小馄饨,对于寻常人家而言算奢侈品,他只有感冒的时候,母亲才舍得给他下一碗。

“我每次吃到小馄饨,总是特别欢喜,迫不及待。老妈则在一旁笑眯眯地提醒我小心烫,慢点吃。她却很少为自己煮一碗。”在留益飞心中,时间越久,年少时的那碗小馄饨在记忆里就变得越香,越美味。

传承技艺留下百年味道

“后来,老街越来越冷清,母亲年纪越来越大,腿脚不太方便,店里的花样也就没那么多了,只有小馄饨一直被保留下来。”留益飞有次专门考证过,母亲做馄饨的手艺是从奶奶的父亲手上传下来的,至今已有150多年。

“老街上的几家馄饨店各有特色,我们家最大的特点是纯手工吧!”留益飞一边熟练地包着馄饨,一边告诉记者,自己店里的馄饨皮全是手工打的,馅料选取上好的猪里脊肉,“我现在打的馄饨皮比我老妈打得还薄。”说着,他拿起一张打好的馄饨皮向记者展示,果然,日光透过,薄如蝉翼,“一斤面粉,可以包将近200碗的馄饨,一碗20多个,那就是4000多张皮!”

“配料用的是老妈配制的五香粉和熬制的猪油,加到馄饨汤里,那叫一个鲜香。”留益飞说,下馄饨也有讲究,一般都是一碗一碗下,滚烫的热水里一焯,漂起来就能出锅——正说着,我的小馄饨煮好了,馄饨皮薄如轻纱,透出里面粉红色的肉馅,再配上细细的葱花,卖相足够诱人。

喝一口,馄饨连汤一起进肚,滑腻的皮子、若隐的肉味,外加汤的清鲜,回味无穷。记者正吃着馄饨,两位专门从衢化赶来的女顾客走进店里,“老板,给我们每人来两碗馄饨。” 问及如何知道这家老街馄饨,两人笑言已是老顾客了,“我们前年来爬绿春湖,听当地人推荐,偶然吃到,一碗馄饨下肚,瞬间热乎乎,让人酣畅淋漓越吃越香。”其中一位林姓顾客答道。

而对于李水花母子而言,传统手艺历经百年传承,顾客的肯定便是他们最大的慰藉,“我会把这份手艺一直传承下去,将这份味道背后的故事好好讲下去。”留益飞说,这几年,当地政府对传统小吃越来越重视,也让他坚定了传承美食的决心。前不久,他带着大洲馄饨去杜泽参加美食节,还得了非遗小吃入围奖。“作为年轻一辈,我想我能做的事情还有很多,还能更好。”暮去朝来,对留益飞来说,小馄饨已不仅仅是食物,更是他过去的牵挂,未来的路。

[责任编辑:林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