裱花师:蛋糕是画布,奶油是画笔

来源:衢州晚报 2019-05-09 11:34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 尹婵萱 文/摄

有人说,甜食是感知快乐的钥匙。如果不开心,吃个奶油蛋糕吧!如果不管用,那就吃两个。

工作中的郑建芳。

对于从业16年的美妍西饼裱花师郑建芳来说,奶油蛋糕,既是她养家糊口的工作,也是她了解形形色色人生的窗口。

每天,她站在狭小的工作间内,按照订单给客人制作蛋糕。最多的时候,她一天做了62个蛋糕。蛋糕订单上,虽然只有只字片语,但其中包含的信息远不止此。在举着裱花枪挤出一朵又一朵奶油的时候,她努力心无旁骛,但偶尔也会忍不住想:订蛋糕和吃蛋糕的,是什么样的人?

郑建芳的作品。

最常见的,是行色匆匆的人,他们往往推门而入,扫一眼柜台,然后就开门见山地问柜员:“有做好的蛋糕吗?没有的话,现做需要等多久?”蛋糕于他们而言,只是调剂生活的一个简单甜品,对于造型没什么特别的要求,而对时间非常苛刻。对于这类客户,郑建芳拿手的是“闪电蛋糕大法”,用鲜奶打发奶油和鲜切水果一起做个简单的造型,最快4分钟就可以搞定一个蛋糕。

有的客户很郑重,会提前几小时甚至几天来预订,并且写上详细要求。她记得,几年前,有位老先生提前两天预订蛋糕,是庆祝和老伴儿结婚40周年的,并提出了两个要求:一是要在蛋糕上画一对老头儿、老太太,二是要在蛋糕上写上“1976.05.01-2016.05.01相濡以沫”这一长串字符。郑建芳伤透了脑筋,因为之前她从来没画过画,更别说在蛋糕上作画了,在蛋糕方寸之地写这么多字也是一个挑战。烦恼许久后,她灵机一动,用牙签在奶油坯上打草稿,慢慢修正后,再用果膏上色。虽然,花了好几倍时间和精力,但出来的效果还真不赖。

郑建芳的作品。

有的客户很用心,会带着喜欢的照片来,或是有些天马行空的创意亟待裱花师来帮自己实现。有一次,有位年轻的爸爸为了给练芭蕾舞的女儿一个惊喜,在给女儿订生日蛋糕时,要求裱花师一定要在生日蛋糕上体现“跳芭蕾的女孩儿”,并且要抽象,要有艺术感,不能像卡通。冥思苦想几天后,她想出了一个“曲线救国”的好办法:先在网上找到一张“跳芭蕾舞的女孩儿”的照片,把它打印在卡纸上,然后用剪刀小心地修剪出形状,把这一小片卡纸放在奶油坯的基底上,撒上一层可可粉,最后撤掉卡片,这样,蛋糕上就有了一个跳芭蕾女孩儿的剪影。

“做蛋糕,有时很枯燥,一整天站在操作台前,对着机器、奶油,做着重复的动作。但是,做蛋糕,有时候也很有意思,下一个蛋糕很可能会有新的挑战,新的创意。蛋糕是我的画布,奶油是我的画笔。每做出一个蛋糕,看着它被人喜爱,被人祝福,我都很有成就感。”郑建芳说,这可能是她喜欢做蛋糕的原因吧。

[责任编辑:林家骏]